修房子成本高于厦门市区三成以上

2020-05-25 18:40

不同的风格也体现着经营者的市场细分考量。离此不远的“李家庄”装修之初就确定面向的则是高消费人群。

一个共同心愿的表达:保护鼓浪屿特色成为更多人的共同行动

小阙通过厦门市设计院申请风貌建筑申请,按照文化和建筑部门的要求,提出了完整的修复方案。

在鼓浪屿这座有着历史风情和深厚文化的小岛上工作和生活,使小阙和更多的人爱上了这里的一切,而且引为自豪。但是由于很多老房子由于年代久远、产权关系不明晰,没有得到及时维护,加上政府财力有限,因此一方面鼓浪屿因历史而深沉,另一方面不少老房子因时光而老损。

小阙说,我对当时的前景还是比较看好。因为背包族正在兴起,年轻人想旅游,但是又不想要导游烦,喜欢自由行,想玩就玩,累了就住。钱花得不要太多,简单地享受旅行生活,重要的是体验当地的文化和人文味。

2008年的一天,他进去以后,发现因为长久无人维护,百年风吹雨打,房子里面损毁严重。如果不修缮,将遗忘一段历史。

重修后的船屋把附楼装修成家庭旅馆,黄孕南为迎合现代人多样的审美要求,特地将五间房刷成五种颜色,无论喜欢哪种生活格调的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最合心意的房间来享受船屋的生活。而船屋吸引人的不仅仅是建筑,还有是那份其他家庭旅馆难以比拟的家的感觉,业主一家就住在二楼,与游客一同生活。黄先生说:“自己住在这里,才是家庭旅馆。”这栋在鼓浪屿上见证90年风浪的老船,因注入家庭旅馆的新鲜动力重新启航!

说起岛上最受情侣欢迎的怕是娜雅和湾景家庭旅馆了。湾景旅馆又有怎样吸引人的地方呢?是女人味。湾景的老板是三位喜欢旅游的女人。她们自身就拥有较高的品味,仅依自己喜好随意摆放设计的旅馆就能受到游客的好评就恰恰证实了这点。

正因为这种口碑相传,2007年,小阙的家庭旅馆住客率达到了9成,暑假和寒假、周五周六不得不挂出客满的牌子,接受电话预订和网上预订已经足够支撑客源了。

说不清是自觉还是不自觉地参与到这一行动中来。现在小阙又在装修安海路38号的一栋老别墅。不同的是这栋房子年代更久远,有近百年的历史,是历史风貌建筑。不同的是小阙的心情不一样了,他觉得鼓浪屿的房子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但是不少房子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年久失修。在鼓浪屿生活的人应该参与到保护古建筑的行动中来。

这是鼓浪屿上唯一一家具有米兰风格的家庭旅馆——悦精品,这间很受欢迎的房,因其橘红的色调和昏黄的灯光给人以最温暖的惊艳,设计者把它唤作“感性物语”。每间房门上都有一个主题小诗,每间房子都有不同的味道。正如店主陈小姐所说:“八个房间,八种理念,八种情感,八种情调,带来八种心情。”相比于“感性物语”的温暖热情,清冷的“纯净思考”营造的则是一种不染纤尘干净无暇的空间。整间房主打白色调,天花板用大片不规则镜子反射着打着淡蓝灯光的床榻,一株刷着白漆的虬枝摆放在工作区的白色沙土上增添别样的自然,纯白的窗帘将卫生间与工作休息区完美分隔,特地花高价从新疆牧场定制的牛皮黑白地毯则使整间房不至于太过冰冷。逃离喧嚣,选择在鼓浪屿静下心来寻找灵感的旅客,入住这样的房间再合适不过。

小阙提出自己租30年,做成家庭旅馆,使天天有人住。与主人谈了半年,才最终谈成。

如何使房东同意修?如何使所有房东同意修?

正好有一位学生退房,临走还送了一个小礼物给主管邹金兰。邹金兰说,“家庭旅馆最大的特色就是家庭氛围。老板和我们是一家人,我们和旅客是一家人,大家互相关照格外亲。跟主人住在一起,感受鼓浪屿人的本色生活,有家的感觉;和主人住在一起,以客为尊,热情的待客之道有传统古风。鼓浪屿是一个小岛,多为石板小巷,虽然不大,但短时间并不好辨识。没有车辆,因此有的学生逛着逛着就找不到回来的路了,打个电话我们就去接。旅客游玩回来了,我们都要主动打招呼,了解游览观感,和他们交谈增强家庭亲切感,并从中解决旅客反映的问题从而完善服务质量。”

思明区委书记郑云峰说,“家庭旅馆有市场,家庭旅馆受欢迎,我们应该进行规范引导,同时要鼓励创新、创业和创造,使家庭旅馆成为鼓浪屿旅游的新品牌。”

小阙的良好开头,带来了鼓浪屿一些有志参与的人的开头。2008年已经有七八家店。家庭旅馆是一个新事物,如何管理和引导?思明区政府经过广泛调研,制订了《厦门鼓浪屿家庭旅馆管理办法》,对家庭旅馆的管理、开办条件、程序、服务要求进行明确规范。2008年12月11日,厦门市委、市政府办公厅转发思明区政府的管理办法。公安、消防、工商、街道和鼓浪屿管委会共同为家庭旅馆的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一群爱鼓浪屿人的投入:创意产业为家庭旅馆奠定更深的文化积淀

三个月后,一个全新的家庭旅馆让人眼前一亮。菜地没有了,树木修剪一新,新加了一些花草,大小错落有致,小石子映衬着木地板,几把白色的小伞下摆着几把藤椅。最有意思的是前台是一艘量身定做的船,与横墙一样长,不但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力,而且收银、信息台等功能都集中于船舱。

虽然这栋房子不是历史风貌建筑,但是小阙觉得外观要尽可能保留原貌,在这个前提下去调整功能。把楼上作为标准间,把楼下作为多人间,每间加一个整体式卫生间,老房子墙厚,放一根下水道没问题,不但解决了隔音问题,而且不影响外观,保证了这个“家”的特色。

有一个庭院,房子大小正适合,四百多平方,每间25平方米。而且此前是作小旅社来开的,开了半年,老板因为看不到前景,因此也想转手。

李家庄建于1903年,系欧式风格建筑,环境优雅。后由爱国华侨李清泉先生买下后改名“李家庄”,但百年的岁月使这栋老宅渐渐失去了昔日的光辉。

虽然单靠回报率来说是无法吸引小阙的,还不要说考虑人的精力成本和智慧成本,但是让小阙欣慰的是,虽然还没完全修完,但专家说,老房子就是有独特的味道,老别墅的气质还是不一样!

鼓浪屿曾经是中国最早开放的地方之一,1840年“五口通商口岸”之一就是厦门。1870年,鼓浪屿这座不到2平方公里的岛上曾有过13个领事馆,竟然比当时的上海还多5个。此后很多海外华侨也在这里建设不少别墅。因此岛上的很多房子是历史风貌建筑。

设计师的初衷是根据不同的情感故事,通过不同的色彩、灯光、材质、空间的演变进行诠释,让旅客产生相应的情感互动。而从旅客的反馈上来看,设计师的目的确实达到了。听说有一个客人在这里住了一周,要求每天换一间房,以体会另一种味道。

来这里的游客多为喜欢小资情调的年轻人,这些大多来自上海、江浙、广东等城市的“80、90”后的年轻人,他们喜欢时尚潮流,钟情个性设计,热爱新鲜独特,而悦精品的独特设计正是迎合了时下年轻人喜欢新鲜、追求个性的心理。

1996年在这里上学的小阙经常经过这里,有时不禁想,这栋看上去挺巍峨的房子为什么没有人住?为什么摇摇欲坠却没有人来维护?

2004年,曾经在杭州参加一个家庭旅馆的设计建设,做着做着,他觉得自己也能干这种活:刷地板、画画……..

环顾福建省内,想了又想,觉得鼓浪屿最好。

2008年,小阙对房子进行了新的装修:“把空间留得更多,让旅客共享这份拥有。”我们看到,在一楼的过道里,在前台前的墙里墙外,都贴着旅客的留言,有的是赞叹鼓浪屿和家庭旅馆,有的是对自己感情的慨叹,有的是对人生的行吟,还有的是记录不寻常的旅行。有文字,有图片,有照片,有明信片,有各种着色的纸张。小阙说,原来是放着留言本,后来发现总是记不够,有人开始把留言条订在墙上面,就形成了现在的留言条文化。

鼓浪屿上拥有众多悠久历史的风貌建筑,被称为“万国建筑博物馆”。幢幛小巧玲珑的别墅,各具神态,形式多样,风格迥异,掩映在花簇绿丛中,无不使人流连忘返。

这是一栋鼓浪屿特色的小楼,半坡顶贴着金黄色的的砖瓦。有房有院,卫生间在侧屋。如果是一家人住,是不错的。但是作为旅馆就不合适了,卫生间太少,起居不便;房间大大小小错落,不利于管理。还有块菜地,院子因此显得有点乱。

船屋2009年13间住宿率99%,成为享有名气的品牌。邹金兰说,一年下来,我们发现回头客特别多,服务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态度要热情一点,卫生仔细一点,安全做好一点,防止小偷和火灾”。

如何运作这家旅馆?小阙觉得自己没有经验,决定与国际青年旅社这一全球品牌合作。小阙说,“国际青年旅社有品牌,有强大的媒体支撑,省掉了很多推广费用。其客户多为背包族,因此与我的旅馆设计吻合”。

鼓浪屿街道党工委书记丘勇才这样评点:家庭旅馆给人的是放松而不是严谨,区别于大酒店的庄重,符合年轻人对时尚、情调、韵味和自我满足的要求。

值班的小王说,也许大酒店拥有的送餐、洗衣等等服务我们做不到。但是,我们可以告诉客人如何解决。

这座白色的六角切面建筑风格的别墅已经建成,700平方的院子整修一新,一栋古色古香、风韵不改的老别墅迎来了重生的一天。

因为厦门夏天潮湿,冬天白蚁多,木制老宅早已破损严重,后人黄孕南在香港退休后于2005年将其重新装修,依凭之前的老照片及自己记忆,采用现代工艺小心复原当时模样,尽力将老宅修旧如旧,还原本来面貌。房子修好后,怎么办?他说,“南方雨季三四五月,白蚂蚁多,没人气,不透气,重修也很难长期保护。因此发展家庭旅馆是最好的办法,有人住,有人维护就会传承下去。”

7月28日下午,正好一个客人退房,她是浙江的一位来参加鼓浪屿钢琴节的中学生,在网上看到这家旅馆,便订了。来了觉得很有意思,她说,“这里有一种家的感觉,小门小院,房间简单清爽,价格不贵,味道对路。这家店的服务跟大酒店最不一样的是沟通很温馨。所有问题都可以问总台,他们都会不厌其烦地解答,包括下一站要去土楼,除了墙上的旅游攻略,而且总台会马上上网告诉我们如何去,哪里便宜省钱,象一个兄长一样提示我们注意些什么。。。”让她最感动的是,前几天参加比赛落榜后,服务员给她安慰,“这只是人生的一个客栈,失败并不代表一切,未来路还长。。。。”

阙决定考察房子,2005年7月后的三个月,他一栋一栋看,综合比较,终于找到一栋“看上去比较舒服”的房子。

拥有酒店管理经验的陈小姐是悦精品家庭旅馆的主管,她说,“标准酒店管理与家庭旅馆有区别也有共通之处。家庭旅馆的特殊之处在于你要想到客人想到的事情,做到客人想不到的事情。每天下午客人出去时都会查房,哪怕是小小的一支铅笔每次查房的时候都要检查是否削好。如果得知是一家三口入住则会提前准备好三份洗具。”旅馆一个贴心的举动也常常游客被提及:“住的时候只要晚上11点还没有回来,前台都会打电话过来让我们注意时间,因为我们跑到厦门岛玩,她们怕我们赶不上船,担心安全。”有位住过的网友特地在网上留言:“可以说这家旅馆也是我旅游的一个景点。”“希望将来把家也建成这么悠哉的地方。好喜欢这个地方。”

办法是化解所有者的矛盾。小阙把老照片和现在的照片带给各业主看,看着看着,毕竟人对旧居都是有感情的,慢慢大家统一了认识:老宅确实该修了!把业主请过来谈,边看边谈,走出去,带着相片去谈,光香港,他就去了三趟。

阙上学的地方就在鼓浪屿,美仑美奂的外国风情的建筑,天风海涛下椰子树绿叶飘拂,岛上没有汽车声响,清晨亦或傍晚街头小巷会飘出悠扬的钢琴声。清新的空气,闲适的生活,美丽的画面,常入梦里来。

“‘凤凰花开的城市/空气中都是爱情的味道/那一抹绚烂的红/让人心温暖/在这里/没有壁垒/只有舒缓/浓情蜜意”,玫瑰色的房门上镌刻着这样一首隽永小诗,吸引你的眼眸。打开房门,橘红色的墙壁就那样渲染了温暖的心情。一个小小的壁炉,两张围炉而置的椅子,家的温暖气息扑面而来。小杨在留言中说,“来到了鼓浪屿,身心瞬间放松许多,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已经逃离了那个钢筋水泥高楼林立的大都市。穿上岛上最流行的碎花及踝连衣裙,走到小阳台做个深呼吸吧,鼻间充盈着空气中浮动的花香。想想,怕是这样过一辈子也挺好?”

鼓浪屿管委会主任程建明说,鼓浪屿是属于世界的,我们致立于建设文化之岛、钢琴之岛、艺术之岛。每年我们都要举办钢琴节和搏饼节,举办艺术家手绘鼓浪屿等活动,使岛上进一步旺起来,使游客方便起来。

2008年3月,经过8个多月的精心护理,老房子恢复了往日的神采,李家庄休闲咖啡旅馆开业。欧式风格的红砖主楼,主题房间格调各异。质朴淡雅的副楼,设施简约时尚。宽敞别致的庭院,浪漫温馨的茶座,全玻璃的咖啡馆通透明亮。主人还十分注重微小的细节,走廊上的鲜花还会依季节变化而更换。“一本好书,一杯黑咖啡,在这里,品味老别墅的风情,体会李家庄的悠闲。”

鼓浪屿家庭旅馆的蓬勃发展让厦门市、思明区和鼓浪屿管委会喜出望外,使鼓浪屿在转型中开始华丽转身。有个性、有特色的家庭旅馆,吸引不同兴趣的人群,特别是爱好者们举办音乐、绘画、诗歌沙龙使鼓浪屿家庭旅馆有了发展的新平台。其兴起,不但是对传统文化的尊重,而且也是对鼓浪屿特殊的文化艺术的弘扬

如何让这种情怀转化为保护鼓浪屿的行动?如何让民间力量投入到保护鼓浪屿古建筑和风貌的行动中来?

正好姐姐也想回家乡创业。两人商量,开一家家庭旅馆吧!

业主终于相信,小阙确实是爱鼓浪屿,对古建筑有研究的好青年。

思明区委书记郑云峰说,无论是建设家庭旅馆,还是修复古历史风貌建筑,都是持着一颗爱鼓浪屿的心而来。鼓浪屿的历史风貌只有在保护和发展的结合中,与时而进,才能历经以后的历史风雨。鼓浪屿“海上花园”的品牌、独具魅力的历史文化,一定会在后人的科学发展中显现出更灿烂的光辉。

小阙想,格局要变了,格调必须变,要有符合年轻人的需求的东西。院子里要充满阳光,花树重新摆布,厦门热的时侯居多,在西边栽一棵凤凰树,不但可以遮荫,而且能三季开着灿烂的花。南边有一棵古松,苍翠欲滴,以其为背景,做些特色绿化。地面要暖色调,因此铺上木板,刷上一层清漆就可,木纹露出来,原生态的味道就出来了。

他想认租下来进行维修。但是找不到业主。通过找到管理部门和文化部门,了解到这是一栋私宅,是1915年建成的,主人是曾在东南亚风云一时的大米大亨。现在属于16户继承所有。

鼓浪屿家庭旅馆的诞生带来了很多人参与创意。除了传统的古典意味,也有现代气息浓烈的新时尚。

“一个人,一个背包,一双鞋;一把手机,一个钱包,一种心情。来到厦门,送别伤心和落寞,带回重生和从容。”

准备签约的那天,站在楼上,仔细打量四周。发现对面有一间象客栈的房子,他决定去看看,一看发现就是“自己想象的房子”。

小阙说,“这是家庭旅馆的优势,客不多,因此我们有时间与旅客沟通,硬件不够高但是我们软件更有特色,人性化服务成为家庭旅馆的特色。虽然员工觉得工作量大,但是正是做在细微处,从细节入手,满足旅客的每种需要,收获到更多的感动!”

船屋的名气越来越大,黄孕南和兄长们商量,成立基金将羸利作为于下一代保护老宅经费。他说:“我把几十年的经商经验都传承在这个家庭旅馆上,保质保量赚一年,留住人才赚十年,打响品牌赚百年。”

老板阙隆鑫说,2005年前,我也是这样的一个背包族。

管理办法出台后,家庭旅馆如雨如春笋,以一年三四十家的速度成长,而且成为厦门创意产业的一个缩影。鼓浪屿街道党工委书记丘勇才介绍,现在新开家庭旅馆的一个比一个起点高,一家更比一家有创意,截止今年上半年,已有69家开业。而且还带动了30多家咖啡店、个人博物展馆的兴办,安排了上千人的就业。令他没想到的是,那些老居民开始在自家老屋门前的摆摊设点包括馅饼、肉松、麻糍、鱼丸,他觉得是一种文化,更是一种生计--鼓浪屿街道去年少了低保贫困户近50户!这是鼓浪屿家庭旅馆建设的溢出效应呢!

在一楼,一间自助式厨房,有米,油盐酱醋都齐全。正在做菜的河南洛阳的小刘说,这个很方便,菜到五百米外的菜市场买就可以,自己买自己做,蛮有意思的!最重要的是不用担心到外面挨宰。

始建于1920年的船屋,就是一栋别具特色的鼓浪屿上最古老的别墅之一。船屋位于坡顶,当时寓居鼓浪屿的美国建筑师郁约翰依三角型地基特别设计成135度的斜角。别墅从前面看上去就象海轮的驾驶台,两侧圆形窗户代表船窗,登三楼俯视,宛如一艘正待远航的海轮,故取名“船屋”。建筑师独具匠心地用传统建筑手法,以中轴线为基准,左右展开,严谨对称,简洁明快,构成一幢造型既有欧式风格,又带有中国韵味的特色别墅。

这栋楼的修复工作开展半年,目前已接近尾声。小阙说,现在终于明白“造楼容易修楼难”的内涵了。一是历史风貌建筑里很多材料,现在很难找到,鼓浪屿很多别墅当年的材料都是世界进口来,达到修旧如旧的标准要花更多功夫。比如玻璃磨沙冰雕花现在工艺基本没有了,再比如铜栓,只有国外采购才得到。二是鼓浪屿交通不便,只能通过海上运输和岛上板车运输,修房子成本高于厦门市区三成以上。三是古建筑远看还好,近看沧桑,一修就毁,稍有不慎就会垮。围墙一修就垮了。主体今年上半年幸亏没有大风大雨,外立面没有受到冲涮,结构没有受到冲击。四是历史风貌建筑资料和实际有出入,比如色彩历史上曾多次变化,也曾修过,因此必须慢工出细活同时,多找资料和专家比对。

花园种满了玫瑰花与门前两棵大榕树相呼应,有人说,榕树绿荫遮蔽下的旅馆更显灵气。其中有间房受到小女孩的欢迎,大大的公主床,花纹繁复的梳妆台,随风摆动的粉色沙帘,足可以满足每个女孩的公主梦。而另一间南洋风情的房间则用草编的画框和藤椅演绎热带风情,最有意思的是摈弃了现代浴缸转而使用大木桶回归最自然的愉悦。因着这样多变的房间布局和浪漫的氛围,许多情侣求婚、结婚周年都会选择在这里,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7月初,我们来到这里两次,都是满客。7月13日来到这里,发现院子里有不少客人在拍照。原来,来自广东广州的几位一进船屋,就高兴得来不及进房间就对这特别的小院拍摄起来。

阙是一名广告设计师,在福州工艺美院厦门分院毕业后,在上海工作。业余,他就象前面的娜娃一样,有空也会到全国各地去旅游。

这对于资金不多,胆子也不太大的创业青年来说,少花点钱正适合心意。

娜雅的前身是德国领事馆,可是多少年的风雨早已使其残破不堪。店主人黄小艳的儿子林潇是名建筑设计师,设计自成风格。娜雅以淡蓝色为外观,内部装修以欧式风格为主。碎花的窗帘台灯温雅朴素,橙色的墙壁给人以明快的热情,超大的按摩浴缸是最放松的享受。而走廊上的小书桌随意摆放着几本杂志,说不出的散漫悠闲。娜雅在创意家庭旅馆服务业也做得不错,开发了馅饼店、张三丰奶茶、赵小姐月饼,系统化地开发旅游产品。

这是厦门鼓浪屿国际青年旅社墙壁上贴着的一张卡片。是一个来这里居住过的名为娜娃的留言条,也记录了这里的常住客的基本外形。

一个“背包族”的创业:家庭旅馆在“背包族”的祝福中成长

但是有的房东毕竟不了解小阙,因此又有人提出疑问,小阙为什么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他有没有能力修好这栋老宅?

鼓浪屿风景管委会副主任叶细致一直在思考,如何破解?一方面,通过申办世遗引起政府部门更大的支持,另一方面呼唤民间的力量。

于是,他投入到找业主的工作中来。找齐业主,花了半年时间,谈判又花了半年。有的住在厦门,有的住在其他省,有的住在香港,深入进去,由于历史的恩怨,各有矛盾。

小阙觉得,做事必须有个好的开头。“我想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想法的“家“,为背包族创造一个简单而有舒适的“家”。”因此,就必须在功能上完全满足背包族的要求才行。

象小阙这样投入到鼓浪屿历史风貌建筑修复中来的已有几位来者。上海和长汀的几位年轻人爱上鼓浪屿后,投入到修复“黄荣远堂”的工作中来。

开局不错,2006年,小阙的家庭旅馆住客率达到六成。周末更是相当好,达到九成。